您现在的位置:李小鹏喜欢六合彩资料 > 玲珑天下心水坛 > 回复:[连载]《玲珑债》BY:澜舒倪云

回复:[连载]《玲珑债》BY:澜舒倪云

2018-01-27 04:33

  “金希澈,身为一个男人,你这么可以这么好看呢?”韩庚笑了笑,神差鬼使一般伸手抚上金希澈的脸颊。

  细腻的触感让韩庚唇角的弧度变得更大。韩庚出身的抚着金希澈的脸庞,有那么一瞬间,韩庚的脑中一片空白,眼前也是一片空白。如若这房间有第三个人的话,这第三人便会看到,韩庚一脸宠溺直起身,手指轻轻拂过金希澈沾染了一些水汽的嘴唇,然后整个人仿佛失魂了一般,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吻上了他轻抚过的柔软唇瓣。温柔的贴着,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韩庚体味的认真,就连他胸前的两缕黑发垂入水中都没有察觉。

  可惜屋子里没有第三个人,所以,也没有人看到这一幕。当韩庚回复神智的时候,他只看到了金希澈被水汽模糊的脸,唇上的柔软触感让韩庚猛的直起身。一个炸雷在韩庚耳畔响起,他究竟都干了什么?!

  韩庚不敢多想,慌慌张张的帮着金希澈沐浴完毕,用柔软宽大的布巾裹着金希澈赤裸的身子将人抱出浴桶。将金希澈的身子擦干,慌张的帮着换上干净的里衣。等到韩庚将金希澈抱上床盖好被子之后,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甚至还不甚清醒。

  床上的金希澈躺在床上,因为已经沐浴过,全身清爽,被褥也都是新换过的,散发着好闻的味道。金希澈舒服的在被子里蹭了蹭,甚至还发出了一声嘤咛的鼻音。这一声嘤咛在韩庚听来,真和那震耳欲聋的春雷一般。惹得韩庚抱起地上的被褥枕头脏衣服慌忙的跑出屋外。

  屋外仍有一个下人候着,韩庚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下人处理,转身关好门,走到小院中间的石凳边坐下,石桌上的账本已经被崔始源收走了。韩庚抬头望着夜空中的月亮,一阵凉风吹来,终于觉得胸中憋闷的感觉散了。长舒了一口气,韩庚唤来刚刚崔始源调过来的一个小丫鬟让她帮自己沏一壶茶。

  “公子,茶。”小姑娘年纪小小的估计不过十六,轻手轻脚的将一个托盘放在了桌子上。托盘里有一壶茶,三个茶杯,还有一碟儿点心。

  “翠儿。”小姑娘小声说道,“公子,这是厨房大婶让端来的桂花如意糕。”说着,翠儿将碟子从托盘儿里拿出来放到了韩庚手边儿,然后把茶壶和茶杯也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抱着托盘一路小跑的溜了。

  “跑得还真快。”韩庚嘟囔了一声,顺手捏了一块儿桂花如意糕送进嘴里,甜而不腻的口感让韩庚心情舒畅了不少。于是又捡了一块儿送进嘴里。

  这后半夜,就这么一点一滴流逝着。除了床上睡得正香的金希澈,所有人都没有睡。

  崔始源从主宅回来之后便抱着账本来到赵奎贤的房间,拉着要睡觉的赵奎贤研究着账本。间或望一眼窗外,他想去隔壁的小院看一眼,可是他知道,那里,那个人已经不需要他操心了。赵奎贤一边翻账本,一边间或瞟一眼崔始源,不由得摇了摇头。

  韩庚坐在院子里,一点一点的品着茶,他睡不着。那柔软的触感始终牵扯着他的心。让他不知所措,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破土而出,说不清,道不明,却总能牵扯着他的思绪。

  而郑允浩则站在大牢外的树上,看着对面高墙之上的一个小小的窗户。他知道,在那扇窗户的里面,有一个人坐在那里,抬头通过这扇窗看着外面。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却也看不到里面的人。只是,萦绕在这两人心中思绪却是一样的,那就是,能让自己方寸大乱的,能困住自己的,只有一个情字。

  当金希澈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杆。崔始源已经偷偷进来看了三圈儿确保金希澈真的只是睡着了而不是睡过去了。门口的韩庚有些无奈的看着崔始源一会儿溜进去一趟,似乎都忘了金在中的那句,只要敢进去就不管金希澈。

  韩庚拉住翠儿,说道:“翠儿,你去让厨房准备些病人吃的粥,还有,去附近请以为大夫来。辛苦了。”

  韩庚听到屋内金希澈要水喝的声音时,崔始源已经确定了金希澈好好地,心满意足的带着赵奎贤去了金玉坊。

  韩庚三两步跨进屋里,端起桌上早已准备好的一杯清水走到了金希澈的床边儿,递给整坐在床上反应不过来的金希澈。

  “还好。”金希澈点了点头,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儿虚,便重新躺了下来,“金在中呢?我这病号还没好全呢,他怎么就跑没影儿了?”

  “在中啊,他……”韩庚踌躇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像金希澈道明这一晚上发生的事。

  “究竟怎么了?你如实说便好。”金希澈看到韩庚这吞吞吐吐的样子便皱起了眉头,低声催促道。

  “金在中被衙门的人关进大牢了。说是私盗铜模图纸。”韩庚看到金希澈皱起的眉头,嘴皮儿碰了几碰,下意识就把事儿给说了,“昨天晚上你晕了之后,赵兄发现了金玉坊的帐有问题,金玉坊近期屡遭退货换货。之后,我和在中去蓬莱仙阁客栈拿药箱结果被一堆官差团团围住,说金在中私盗图纸。一晚上发生了很多事。允浩现在在大牢外守着,崔兄和赵兄已经去金玉坊调查假账之时。”

  “怎么变得这么麻烦?”待韩庚将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了金希澈,他便皱起了眉。

  这一连串的事儿要是想摆平,少不得要动手。金希澈现在不能妄动,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金在中在他昏过去的时候和自己说过,他用的是以毒攻毒的方法对付一枕黄粱,金希澈依稀记得金在中说过这种方法会让自己失血过多。

  现如今,金希澈浑身乏力,就连握拳都变得比平常吃力很多,更别说是动手了。他刚刚听韩庚说话的时候,连提了几次真气都提不上来。看来连体内真气都被一枕黄粱压制住了。醉清欢那儿,苏晓婉的线断了自然是查不下去。铜模图纸的事儿金在中被嫁祸成了替罪羊,估计还得靠崔始源去周旋。韩庚和郑允浩这两个人别看在江湖上都是面子大过天的人物,可是这官场上的事儿,这俩人完全帮不上忙。

  至于金玉坊,只能靠赵奎贤多多费心。还真是亏得赵奎贤来了,不然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想帮崔始源都没办法。

  金希澈躺在床上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呆愣愣的坐在床边儿的韩庚,道:“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被赶到一条漏水的船上了么?”

  一次貌似不能圈那么多人,那我分三次好了,顺道一提,我没有艾特,但是需要艾特的亲们,请在此帖回复。

  做个广告,我和木子的挺尸群~~嘎嘎,群号【149218798】欢迎大家来跟我们一起挺尸

  另外,那个《你为臣子我为皇》的接龙文,我开了开头之后就好舍不得就此,想要给扩展成一个坑,不过不知道有多少亲会支持。这篇文由于涉及题材为架空,所以,我想干脆就折腾成玄幻小说或者是奇幻小说来写,不知道大家有木有神马意见。

  最后,澜舒最近很忙,六月底要考试,现在复习都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所以血铃鬼扇和玲珑债的更新时间都不定。鬼扇下部走的是纯恐怖,所以很考研澜舒脆弱滴小心脏,澜舒真的胆子小到恐怖电影完全不看,每次码字都感觉汗毛倒立。大家如果可以注册一个ID送个票票支持血铃的话,那就真的太美好了~~~~嘿嘿,澜舒在此给亲亲们行大礼了~~~~~!

  天一亮,坐在稻草堆上的金在中动了动脖子站起身。他走到牢门边来回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退到牢房中间双臂微抬,双手手腕一挽中指抵着拇指一弹,两根殷红的丝线甩出,“叮”的一声钉在了两边的墙上。金在中身形移动又是“叮叮”两声,两根芙蓉丝钉在了墙上。金在中伸手摸了摸丝线,翻身而上站在了丝线上。这个高度刚好达到了窗户,金在中抬眼便看到了窗外不远处树上站着的郑允浩。

  外面站着的郑允浩靠在树上整整一宿未睡,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扇小小的窗户。在金在中看向他的时候,他想也不想抬手从靴中抽出一把匕首一甩手匕首便钉在了窗户下的墙壁上。郑允浩猛的一蹬树干运起轻功,借着插在墙上的匕首,立在了窗边。

  “在中。”郑允浩看着站在丝线上的金在中。芙蓉丝极细,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屋内那人是飘在半空中,如仙人一般。

  “金希澈今天就会醒。记得多准备些补血的食物给他。他的真气被一枕黄粱压制,毒去之后,三日之内会功力尽失。所以这几天一定要留人在他身边。我的药箱里有一瓶九花丸,让金希澈一次一粒,每日三次,连服三日。这样,三日之后便能好全。其他的……”金在中说到这儿,抬眼看着郑允浩略有期待的表情,硬是将“没什么”三个字吞进肚里,“你自己小心便是。”

  说罢,金在中耳朵一动,听到有人过来,便挥了挥手让郑允浩赶紧走。郑允浩朝着金在中点了点头,然后消失在了窗边。

  见郑允浩离去,金在中翻身从丝线上下来,手握住丝线用力一扯将丝线全数收入袖内。金在中刚在稻草堆上坐下不多时,便见到有两名官差走到了自己所在的牢房门前。开锁,开门,两名官差弯身进来一人一边儿拉着金在中的胳膊将金在中从稻草上拉起。

  “老实点儿。知县大人要提审你。”其中一名官差不耐烦的推了一把金在中,而另一名看金在中摆脱了自己的手,怒目瞪着金在中,连腰间的官刀都拔出来的一半儿。

  金在中瞟了一眼被拔出一半儿的官刀,嗤笑一声,心里念道,吓唬谁呢。眼珠子一转,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慢悠悠的走出了牢房。

  被带到审讯室的金在中看着审讯室里面的各种刑具微微皱眉。炭烧的火红,里面的烙铁也都严阵以待的在里面散发着高热,再看看其他的,说不定还能翻出浓盐水和辣椒水。金在中叹了一口气,在中间站定。

  等了得有三柱香的时间,才看到有一个穿着官服的人从铁门里走了进来,看样子,他应该就是知县。穿官服的人背后还跟着一个拿着纸笔的书生,应该是师爷。跟在师爷身后的还有几个衙役。

  县令大人在桌前坐定,手执起惊堂木“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堂下犯人,见到本官为何不下跪!”

  金在中嗤笑一声,这些昏官,开口都是老一套,“我为何要跪?我金在中只跪父母,为何要跪你?”

  “认什么罪画什么押?”金在中双手抱臂看着眼前有点儿想跳脚的县令,“我何罪之有?”

  “私盗铜模图纸难道你敢不承认?!”坐在桌前的县令伸手将桌上的供状扔到了地上。

  金在中眨了眨眼睛,如果这知县是真的,还真是草包,看他的样子,这一番话跟背书似的。一上来就让人跪,不跪就鬼吼鬼叫。金在中微微扬手,一根芙蓉丝飞出,卷起地上供状,金在中手一收,供状便被他抓在了手中,打开供状看了一会儿,金在中算是连开口辩解的力气都没有了。

  椅子上安坐着的知县大老爷刚想再次拿起惊堂木拍下去,就被金在中一个眼神横过来给吓得硬是将按在惊堂木上的手给收了回来。那一瞬间的杀气让人本能的定在了原地。状纸上说金在中贪赃枉法,私入钱监盗取铜模图纸,企图私自铸造铜币等等,这一连串的罪名像雨后春笋一般不停的在状纸上冒头,让金在中真心有将状纸震碎的冲动。

  审讯室中一片寂静,正当那个县令炸着胆子想要开口催促金在中画押的时候,金在中动了动唇,吐出了两个字,“证据。”

  “什,什么?”那知县探了探头,没听清金在中究竟说了什么,可是眼前这个犯人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实在是太恐怖,让他连问都问得小心翼翼。

  “证据。”金在中抖了抖手里的供状,“既然知县大老爷说我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更可恨的是私入钱监盗取铜模图纸,这么多大罪压在我金在中身上。怎么着也得证据确凿吧?不说人证物证齐全也得有其一吧?”

  “证据……证,证据。”知县缩了缩脖子,自己这才上任没多久,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咋一下子就烧到自己身上了么?犯人是上面要抓的,这罪名是上面给定的。至于证据,上面的人,还真没给……想到这儿,知县的圆胖脸上还划过了一丝委屈。

  金在中看了一眼有些坐立不安的知县,一脸的“我不知道有证据”的表情。呵,看来这草包知县当走狗当的还真够彻底的,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就敢抓人逼供。他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

  想到这儿,金在中一甩衣袖,想让我入套,行,咱们骑驴看场本儿走着瞧。说罢,金在中周身杀气更盛,数条芙蓉丝破空而出游走在审讯室之中,伴随着金在中的手指翻飞,周围的衙役全被芙蓉丝勒晕过去,只留得那抖若筛糠的师爷和已经钻到桌子底下的知县。

  金在中一把抓起那师爷的衣襟,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记录,然后对已经失禁的人说道:“给我在纸上写上,犯人金在中,畏、罪、潜、逃、不、知、所、踪。”

  说罢,金在中放开师爷的衣襟,一掌拍开审讯室的铁门,使出千雪流萤离开了大牢。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想玩儿,我陪你。

  一次貌似不能圈那么多人,那我分三次好了,顺道一提,我没有艾特,但是需要艾特的亲们,请在此帖回复。

  做个广告,我和木子的挺尸群~~嘎嘎,群号【149218798】欢迎大家来跟我们一起挺尸

推荐笑话段子